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武俠動作 > 正文

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李依馨陸沛帆小說全文閱讀

DatangDatang 2019-06-17 17:51:39 5

《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:二哈文學,關注后回復: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 或者書號:5065 即可閱讀全文

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

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

分類:武俠動作主角:李依馨陸沛帆

《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》小說簡介

小說主人公是李依馨陸沛帆的書名叫《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娟子最新寫的一本總裁豪門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第七章她那不愿提起的過去……“啪!”李錦中見到十年未見的女兒,先是給了一個響亮的巴掌。一旁的杜宇博嚇得夠嗆,這都啥情況啊。“李叔,現在她是我的客人。”突然,陸沛帆從房間里走出來,對眼前發生的這一切,并...

《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》 第七章 她那不愿提起的過去…… 免費試讀

第七章她那不愿提起的過去……

“啪!”

李錦中見到十年未見的女兒,先是給了一個響亮的巴掌。

一旁的杜宇博嚇得夠嗆,這都啥情況啊。

“李叔,現在她是我的客人。”

突然,陸沛帆從房間里走出來,對眼前發生的這一切,并不關心。哪怕是見到李依馨那殺人的眼神,他都不在乎。

陸沛帆看了李依馨一眼,示意她跟自己進來,就徑自往自己的小院走去。陸家一共有三個兒子,每個兒子都住在單獨的小別墅里,只有吃飯和家里發生大事,才會在大宅子。

李依馨熟門熟路地走進陸沛帆的小家,看的一旁的杜宇博一愣一愣的。他應該早猜出來,他們之間的關系。

“宇博,我要和李依馨單獨聊聊,你可以去忙別的事。”

陸沛帆故意把杜宇博支開,只留他和李依馨兩個人。十年了,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單獨在一個房間里說話。

陸沛帆往沙發上一坐,雙手自信地握在一起,微微抬起頭看了一眼李依馨。

“請坐。”

“不勞您費心!”

李依馨在他的對面坐下,身體時刻保持著往外跑的姿勢。她的警戒狀態,讓陸沛帆看得只想苦笑。

“李依馨,你放心吧,我對你沒興趣。”

“哼,男人的話,能信,母豬就能上樹。”李依馨不屑地往門口位置挪了挪,故意挺了挺自己的好身材,“我知道,有很多男人都覬覦我的身材。除非,你不是男人!”

“行了,我不想跟你扯這些,我的律師已經跟你說了方案,簽字吧。”陸沛帆拿出一早準備好的合同,扔到茶幾上。

李依馨瞟了一眼合同,冷哼一聲,不屑地扭過頭去說道:“我是被迫向惡勢力低頭的!但我要加兩條,一是這一年里,不準碰我!二是我要拿回我的賣身契。”

“第一條沒問題,第二條,你能在這一年里,成功騙過所有人,我就把你的賣身契給你。”

“一言既出駟馬難追。”

李依馨站起來,在那份文件上簽下自己的大名,也在婚姻申請表上,簽下自己的名字。雖然他們是假結婚,但為了以防萬一,登記還是真的。對李依馨而言,她這輩子也是不能愛上男人了,結婚、離異,對她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。

陸沛帆看到對方簽完字后,習慣性地伸出手,想要和李依馨握一下手。李依馨卻一臉嫌棄地把手拿開,生怕會碰到他似的。

“我們最好先熟悉一下,怎么演夫婦。”

她這么抗拒,到時怕全是破綻。

“我有演員的職業素養。”李依馨氣呼呼地噘著嘴,輕輕地吸一口氣到丹田位置,露出職業性的笑容,“你需要一個什么樣的妻子。”

“溫柔聽話,優雅知性。”

陸沛帆一副看猴戲的心態說著。

他那種瞧不起人的眼神,激起了李依馨的戲精魂。她一定要讓他刮目相看,不就是知性嘛!

李依馨優雅地把雙手疊加放于左腹前,雙膝微彎,嘴角上揚,媚眼一瞇,用蘇蘇的語調這么輕聲的一喚:“老公,這樣行嗎?”

看著她假模假樣的架勢,陸沛帆差點笑出聲來,幸好,他忍住了,還是露出他那一副專業冰臉。

“算了,你還是做回自己吧。”

“我是哪里演的不好嗎?”

“倒也沒有,就是我不太習慣。我還是喜歡你原來的樣子。”

陸沛帆只知道她這些年里,有演電視劇,但他一部都沒看過。所以當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演戲的時候,他真的入不了戲。

“算了,你是老板,你說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

李依馨也不想跟他廢話了,明明兩個人再次見面時,應該是劍拔弩張的情形。可現在,說上兩句話后,兩人之間的氣氛竟然變得緩和了起來。這可不行,他們除了工作關系外,絕對不能再牽扯出其他感情來。

“等我們辦理好登記手續,再聯名發布公告,我們還要一些秀恩愛的照片佐證。”

“沒問題。”李依馨無所謂地聽從陸沛帆的安排。

她不得不承認陸沛帆比她聰明好幾倍,一切都交給他去處理就行了。

“我們的假關系,不能讓父母知道。”陸沛帆再次提醒道。

“當然,少爺。”李依馨有些不耐煩地說道。

“那從今天起,你就要住在我家,你之前的房間還需要嗎?”

陸沛帆很自然地說著,李依馨卻在聽到“之前的房間”這五個字時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身上又開始起紅色的疙瘩,那些恐怖的畫面,一直往她的腦海里涌現。

十四歲的她,剛經歷了喪母之痛,誰料一個漆黑的夜晚,別墅停電后。一個男性的身影進入她的房間,那一雙和她溫度完全不同的手,不由分說地按住她的手,把她死死地按在床上。

“救命啊!”

柔弱的她只能拼命地掙扎,可哪能敵得過比她強壯的男人呢。她就像是一條任人宰割的魚。那人空出一只手來掐住李依馨的脖子,讓她能吸入的空氣越來越好。呼吸越來越困難的她,連大聲呼喊都快沒有力氣了。

那人見李依馨不再用力掙扎后,竟饑渴地俯身下來,親她的臉,親她的脖子……一種惡心的感覺漸漸襲來。雖然她剛進入青春期,但也明白身上的男人,想要對她做什么。

這是三少爺的家,只有三少爺一個青年……

“爸爸!救我!”李依馨輕聲地吼著,渾身開始起紅色的疙瘩,脖子也被人卡著,窒息感越來越強烈。

絕望的眼淚從她的眼角流出來,獸性大發的男人,用力扯掉了她的衣服,一只手還抓住了她的胸前。強烈的惡心,排斥感,讓李依馨恨不得當場死去。

為什么爸爸不來救她,因為他是三少爺嗎?他為什么要這樣對她?因為她們家世世代代都是陸家的“奴隸”嗎?

“不要……誰能來救救我。”

李依馨哭得更傷心了,因為哭泣,胸前不停地抽搐,卻反而激起了男人更深的興趣。李依馨的身體更加害怕地抽搐了起來,在黑暗中,她看不清楚來人的臉,更不知道接下來,會發生什么恐怖的事情,她只想把這一切都當成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……

小說《頭條寵愛:總裁非娶她不可》 第七章 她那不愿提起的過去…… 試讀結束。

熱門文章
新快3123